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囚禁強暴加碎尸
囚禁強暴加碎尸

囚禁強暴加碎尸

這是一間幽暗的地下室,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孩子被鎖鏈栓在,蜷縮在屋角,「嚶嚶」的哭泣聲在房間中回蕩,回應她的只有那條看門狗的低吼。

  地上放著一碗飯,有肉有菜,但是卻沒有絲毫動過的痕跡。

  女孩子的面色甚是蒼白,面上再不見往日的豐潤,一頭俏麗的短發此時凌亂的披散著,才幾天的功夫,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生已經變成了邋遢的囚犯,她怎么也想不到,厄運居然會降臨在自己身上,直到現在,她還在安慰自己,這是夢,一個可怕的噩夢。但是,周遭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實,真實的讓人心悸……沒錯,她就是前幾天離奇失蹤的富翁之女——小蘭。

  她是被李劍平綁架的。

  那天晚上,她和幾個同學在舞廳玩過了頭,出門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同學把她送到家門口后就離開了,正當她的手指接觸到門鈴按鍵的瞬間,被人一掌擊昏,醒來以后,已經到了這里。

  好幾次,她懇求送飯的劍平放她走,并許諾要給他很多錢,但是,見到的卻是劍平一臉莫測高深的微笑。說實在的,劍平的微笑很是迷人,特別是對她這種剛上大學、不諳世事的小女生更加奏效。因此,雖然得不到任何的承諾,單是那張笑臉,就能給她莫大的安慰。慢慢的,她開始期待劍平的出現。

  今天晚上,劍平遲到了,而且遲的很厲害。小蘭當然想不到,她期盼的男人正在欣賞另一個女人在床上精彩的表現,以至于完全忘記了她這個小女生,幾天來暫時被壓抑下的恐懼、委屈一起涌上心頭,她只能用哭泣發泄著自己的情緒。

  看門狗的叫聲忽然消失,小蘭一抬頭,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不過,這次劍平身上的西裝已經不見,胯下的陽具硬梆梆的挺立,正朝著她怒目而視。

  「啊!」她驚叫了一聲,雙手摟住肩膀,顫聲問道:「你……你想要做什么?

  「劍平依然帶著微笑,但在小蘭眼中,為她帶來無數安慰的笑容是那么的陌生,嘴角的曲線透著無比的猙獰。

  「我的小寶貝,幾天沒洗澡一定很難受吧!我給你沖沖吧!」「不,不要……嗚……咳咳……「小蘭大聲的抗議。

  對女孩的叫嚷充耳不聞,劍平手中的水管中射出一道白花花的水柱,打在小蘭的臉上,灌入口中的液體將對方接下來的話堵了進去。

  強烈的水流沖刷著年輕的軀體,水柱的沖力帶起一陣陣的酥癢,不知不覺中,小蘭停止了掙扎,主動扭動身子,讓水柱沖洗著其他的部位。

  劍平隨意的將對方全身沖了一遍后,又集中攻擊那對剛剛發育成熟的乳房,如同被人用手揉搓一般,小蘭被突如其來的刺激弄得精神渙散,乳房逐漸漲大堅挺,她雙手扶住兩座小山峰,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沖擊。嬌嫩的乳頭不但沒被沖得凹陷進去,反而越來越突出,如同兩顆葡萄掛在胸前,而她自己卻再也無法出聲,只余下粗重的喘息。

  劍平走了過去,用腳分開小蘭的雙腿,將水柱對準她的下體,繼續蹂躪著面前的年輕女子。

  稀疏的陰毛被沖的七零八落,水柱打在緊閉的肉縫上,讓小蘭的呻吟更加高亢。

  「到那邊的臺子上去,給我跪下!」劍平解開鎖鏈,冷酷的命令道,「好好伺候我,如果讓我滿意的話,就放你出去!不然……哼哼……」也許是迫于對方的威脅,也許是被情欲占據了身心,小蘭默默無言的遵從對方的指令。

  「喏,含住它!」劍平將巨大的陰莖壓在對方唇上,小蘭只得張開小嘴,將黑亮的龜頭吞了下去。雖然從色情錄影帶中見過,可她卻從來沒有口交的經驗,吞下去之后,就鼓著腮幫子,抬起一雙大眼睛,看著一臉陰沈的劍平。

  「喂,傻了你!用力吸,舌頭也要用上,給我好好的舔!」劍平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挺動著碩大的陰莖,在女孩子的小嘴里進進出出。

  小蘭似乎已經完全麻木了,任由大肉棒在嘴里作惡,龜頭有時竟陷入她的喉底,強烈的嘔吐感使她吐出劍平的男根。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徹底擊潰了她的意志,白皙的臉上立時浮現五條紅紅的指印,耳鳴的感覺逐漸消失,而那份恐懼則占據了她全部的身心,腦子里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服從。

  在對方陰冷的目光下,小蘭只好重新握住肉棒,塞進自己的嘴里,用力的吸吮著粗大的棒身,舌頭圍著那條玉莖打轉。

  小蘭的動作雖然有些笨拙,但那種征服感卻充斥著劍平的神經,使他暫時忘記了指導對方,閉起雙眼,享受著處女口腔的樂趣。

  小蘭的玉齒刮在肉棒上,略帶刺痛的麻癢給男子帶來新鮮的感受,劍平一手扶住小蘭的頭,持著水管的右手則靠近了對方的隱私部位。從他的角度看過去,那從未被人沾染的菊花蕾纖毫畢見,一條條的褶皺分布四周,他將小蘭柔弱的身子轉了個方向,使他能更清楚的看到那條處女肉縫。

  劍平捏住水管的中央,讓水流變成兩條更細更急的水柱,調整好位置,怒射而出的水流同時沖向小蘭的陰戶和菊花蕾。

  「噢……不要……」同時受到水柱的沖擊,小蘭仰起頭來,大聲呼喊著。

  「不許停!」劍平再一次的戳進小蘭的口腔,指間用力,使水柱更猛烈的沖撞著對方的兩處小穴。

  水花飛濺。

  劍平笑道:「哇!這么濕,破起瓜來一定很容易,我還真是個體貼的男人呢!」小蘭的哭泣換成了呻吟:「啊……嗚……不要……快停下來啊!」劍平伸手撥開兩片豐厚的蚌肉,緩緩的將肉棒沉了進去。
  他用力將渾圓的屁股蛋掰到兩邊,挺著粗長的陰莖,插向小蘭的后庭。

  菊花蕾被肉棒壓得完全綻放,龜頭剛進入對方的身體,就被擠得差點精關失守,劍平長吸了一口氣,奮力的壓了進去。

  比想象中更加緊湊,小小的屁眼被巨大的陰莖漲大到極限,毛細血管紛紛破裂,一顆顆的血珠浮出皮膚表面,內腔中一團火熱,一層層的嫩肉包裹著肉棒,限制它的活動。

  小蘭已經完全麻木,仿佛這具到處冒血的軀體不是自己,她對于后庭的破瓜,只輕輕的哼了一聲,再沒有任何的抗爭。

  劍平扣住對方的腰肢,從上往下狠命的搗弄。陰莖在內腔中摩擦,里面的溫度高漲,雖然有鮮血和淫水的潤滑,但這個通道實在夠緊,每次的頂入都耗費了他極大的體力。

  在劍平努力的插送下,小蘭的身體前后搖晃,胸前的鮮血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板上,「滴答滴答」的聲音仿佛在為男子最后的爆發計時。

  「不行了……好緊……好……」

  劍平將那把沾滿鮮血的利刃捅進小蘭的屁股,女子的身體再一次的扭曲,后庭更是向內壓縮,幾乎要將粗大的肉棒擠成扁平。

  「吼……」肉棒終于射出了第二道精液,劍平舒暢的抖動身軀,將億萬精蟲灌進對方的身體。

  「終于結束了啊……」小蘭無力的跪著,心里默默的念著。

  劍平揪著小蘭的頭發,將染滿紅白液體的肉棒塞進對方的嘴里,用女子的口水做著清理。

  末了,他抱起奄奄一息的小蘭,走出了地下室。

  「我答應過你要放你出去,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小蘭抬頭看了一眼,卻見自己被帶到了另一間屋子,一臺奇怪的機器擺放在中央。

  劍平邪邪的笑著,把小蘭放在傳送帶上。

  「這是?」小蘭費力的吐出兩個字。

  劍平抄起一把鋒利的斧子,卸下小蘭的右腿,扔進機器的進口,大量的鮮血如噴泉一般涌出,將赤裸的劍平染成一個面目猙獰的血人。

  那臺機器一陣劇烈的晃動,零散的肉塊從另一端流出,劍平介紹道:「這叫攪肉機!德國出品,質量一流!」「你……你騙我……畜生……禽獸……救命啊……」虛弱的身體已經無法移動,小蘭歇斯底里的罵著。

  「我答應放你出去,只是指那間房子,我什么時候騙你了!」劍平望著渾身血污的小蘭,得意的笑道。

  他按下傳送帶的按鈕,小蘭的身體向機器的進口處慢慢的靠近。

  「不……放了我吧……不要啊……」

  小蘭的左腿率先進入,無數的刀片將她的骨肉打成碎塊,她痛的面部肌肉扭曲,全身痙攣,卻能清醒的感覺到自己的大腿正一點一點的離體而去,強烈的痛覺向腰部接近。

  「咯」的一聲,機器居然停了下來,小蘭大口的喘著粗氣,臉上似哭似笑,眼淚和鼻涕混在一起,微弱的求饒:「你發發善心,放我走吧,求你……求你啦……」

  劍平的眼中閃過一絲野獸的光芒,他將小蘭掉過頭來,雙手向前,再次按動開關。

  手指一節節的飛散,接著是手掌、小臂、手肘、上臂……小蘭一直哭泣著、叫喊著,到最后,嗓子也啞了,只能發出「嘶嘶」的響聲。

  「我做鬼也不放過你………………」隨著這句遺言,小巧的頭顱消失在機器里,然后是傷痕累累的身子。

  「咯吱咯吱」的一陣聲響,濃稠的鮮血混著支離破碎的肉沫、骨屑從出口處滑落。

  劍平關了機器,傳送帶上只剩下的小蘭的雪白屁股和如玉腰肢,他拿在手上掂了掂,「不錯,剛好夠給狗狗宵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