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下班后的大樓靜悄悄
下班后的大樓靜悄悄

下班后的大樓靜悄悄

傍晚的街頭,下起了霧般的細雨。

  倫一手扶著方向盤,收音機中傳來談話節目名嘴聒噪急促的聲音。

  下雨的緣故,車流有時停有時行,緩緩地流動著。迷濛的空氣讓倫看不清楚前方的號志,只能小心地不要擦撞到車縫中穿梭而過的機車。

  似乎是紅燈了吧,前方的休旅車尾亮起了三顆腥紅光芒,倫跟著踩下煞車。
  高大的車身緩緩停住,燠熱的空氣透過空調在車室中噴出陣陣白煙。

  倫排進P檔,讓疲憊的右腳稍事休息。

  倫習慣性地左右張望,順手拿起儀表板上的香煙點起。菸草燃燒的火光讓男人的臉龐映在車窗上,旁邊計程車后座的女人似乎受到火光吸引,抬了一下頭望向倫。

  近夜的夏日,計程車車窗上結了一層白白的霧氣。

  女人手中拿著一本小小的書,根據封面的色塊分布,隱約像是宮部美幸的小說。

  計程車那列車流緩緩開始前進了,女人閱讀中的臉龐從半被書本遮掩變成了側面、后面。

  倫喜歡她的鬢角與黑框眼鏡。

  倫踩下油門,猛然左打方向盤,切入左方車道前進。

 ********************************
  車門打開時首先映入眼簾是一條潔白剔透的右腿,小腿末端繞踝的高跟涼鞋系帶中露出長長腳趾。

  約莫七到十公分的細根上,支撐著白色的短裙。

  女人先從車門中先伸出了一個大牛皮紙袋遮擋雨水,接著才露出美麗的長脖子與水藍線衫。

  不知是皮包的肩帶還是哪里勾住了車門什么的,女人蹲下想要拾起什么,長長的直發突然從頭頂泄下,淹沒了女人的頸子、胸部與半邊臉龐。

  倫迅速閃過打著雙黃燈的計程車,插入前方的停車格。

  后方來車的頭燈打在計程車車門,遮蔽的陰影下女人高跟鞋的陰影長長投在濕淋淋的柏油上。

  倫抓起助手座上的包裹,倏地跳下車跑入辦公大樓的大廳。

  雨愈下愈大了。

 ********************************
  女人在10樓離開了電梯。

  倫從13樓出來,隨性地向著有燈光的方向左轉。

  「林志誠先生快遞。」

  「抱歉,我們這里沒有這個人唷!」接待柜臺后正收拾著準備下班的女士回答說。

  「喔?」倫假裝拿起手機,嘰哩咕嚕自言自語一陣。「請問你們這里是313之3號13樓嗎?」

  「那是隔壁大樓,你走錯了。」

  「不好意思,謝謝」倫退出辦公室,轉身走向防火梯。

  倫推開防火門沿著逃生梯走到10樓,左側的辦公室中還是人影晃動。
 ********************************
  人慢慢離開辦公室,玻璃門后空間中的燈光逐漸熄滅,最后終於只剩下大門口柜臺的投射燈。

  人影移出玻璃門,低頭在皮包中翻找著識別証或鑰匙什么的。

  是她………

  女人只覺得眼前一黑就失去知覺了。

 ********************************
  女人從迷濛中回神的第一個印象是一股刺鼻的菸味。

  對於菸味過敏的鼻子,不由得讓女人想要咳嗽,但是口中塞著的巨大東西卻讓女人咳不出來。

  「你醒啦,陳小姐?」低沉的男性嗓音從某處傳來。

  「對了,我是該叫你宛芬還是叫你Tracy呢?」

  Tracy張開了雙眼,四周是一片黑暗。

  Tracy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捆綁在頭頂,雙腳也被從腳踝固定住,大大的扯開向左右兩旁。

  Tracy使勁地扭動手腕、身體,用力地想要踢動雙腳。

  動也不動………

  女人的鼻孔因為激動而開闔著,眼淚流過臉頰。

  女人大口的呼吸,喘氣,呼喊,尖叫,卻只能聽到自己嗚咽的聲音。

  女人扭動、扭動、扭動,女人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汗水流過下巴、脖子、鎖骨,慢慢地沉浸到胸罩里。

  女人不放棄機會,繼續努力著………

                (二)

  滴答滴答………

  Tracy累了,汗水濕透了線衫。

  Tracy的手腳又酸又麻,淚水溶化的睫毛膏快要糊住了眼睛。

  Tracy累了,不再抵抗掙扎………

  不再徒勞之后,Tracy看到了房間中更多的東西,聽見更多的東西。
  遠處的時鐘滴答滴答,突然發出了鐘聲。

  Tracy突然了解到自己原來在老闆辦公室里,而自己身后的是房間里的沙發。

  天花板上偶爾閃過下方到馬路上的車燈。

  噹~噹~噹………

  八點了。

  管理員八點之后就下班鎖大門了,接下來除了偶爾有人會用晶片卡進出大樓外,整棟建筑物中每一家公司都睡了。

  Tracy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
  「早點聽話現在就不會這么累了」男人的聲音又從黑暗中飄過來。「你看你,臉上的妝都糊了。」

  男人巨大的黑影浮現在Tracy面前,伸出手拿紙巾幫Tracy拭去臉上的淚。

  男人的眼睛在黑暗中炯炯有神地直視著Tracy。

  「要乖,好好聽話就不會受傷,懂嗎?」男人的眼神有很強的說服力,讓Tracy不由得點點頭。

  「我現在要把你嘴巴里的東西拿出來,不可以喊叫,懂嗎?」男人的臉湊到Tracy耳際低聲說,Tracy可以明顯感受到他的體溫。

  「你喊叫的話我會懲罰你的」男人的耳語讓Tracy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男人解開Tracy頭后的帶子,取出口中的圓球。

  Tracy先覺得臉頰一陣酸痛,才發現自己的口水早就流滿了胸前。
  男人幫Tracy擦乾了臉上身上的唾沫,倒了一杯水到Tracy嘴邊。
  這時Tracy才發現因為一直張著嘴,喉嚨早就乾涸到叫不出聲音了。
  「我叫你說話的時候你才可以說話,不然我會懲罰你」男人命令地說。
  「你要強奸我嗎?」Tracy懺抖地問。

  「嗶!你違規啰」Tracy突然感到一陣強大的電流從腰際穿過全身,讓她像蝦子一樣弓起來又摔下。

  電流讓Tracy的眼淚與鼻涕像噴泉一樣伴著慘叫沖出。

  「我問你你才可以回答,而且只準回答我問你的事情」男人的聲音中多了一點愉悅。「不然下次我會用更嚴厲的方式懲罰你,懂不懂?」

  「懂」Tracy像蚊子似地回答。

  「你的中文名字是什么?」

  「陳宛芬。」

  「英文名字呢?」

  「Tracy。」

  「今年幾歲?」

  「25。」

  「身高體重呢?」

  Tracy迷惑地看了看旁邊的男人。

  「快點回答唷,不然要懲罰你了」黑暗中的男人似乎在微笑。

  「163,50。」

  「三圍呢?」

  「啊?這……」Tracy感覺到男人的電擊器又抵到了腰上。

  「34、25、35吧。」

  「什么叫做吧?想要被懲罰嗎?」

  「我很久沒有量了……」Tracy急促地解釋。

  「什么罩杯?」

  「D………」

  「那有沒有男朋友?」

  「沒有。」

  「以前有交過嗎?」

  「有。」

  「交過幾個?」

  「兩個。」

  「那有沒有性經驗?」

  「啊?」Tracy遲疑了半響。

  這一次的電流不再是從腰部傳入,而是從腳趾的趾間。

  電流從Tracy的趾間開始一路往上,傳進了脊椎,傳過了脖子,傳到了頭頂。

  Tracy失禁了。尿液從股縫中緩緩流下,空氣中瀰漫了一股阿摩尼亞的氣味。

  女人嗚咽地哭著。

  「有沒有性經驗?」

  「有………」

  「幾次?」

  「忘了」女人的眼中流露出驚恐。「我真的忘了,不要懲罰我。」

  「上一次是什么時候?」

  「大……大概一年前吧。」

  「喜歡什么姿勢呢?」

  「不懂……」Tracy畏縮地回答著。

  「正面?背面?還是你在上面?」男人的身影逐漸靠近Tracy。

  「只有正面過,我不敢背后……」女人的聲音愈來愈小。

  「那你身上哪里最敏感呢?」男人的臉旁已湊到Tracy耳邊。

  「我……我不知道」女人的聲音愈來愈小……愈來愈小………

                (三)

  Tracy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場噩夢。

  男人似乎根本不急著進入她的身體。男人從舔咬Tracy的耳朵開始,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刺激她秀氣的耳朵。

  時而咬噬,時而用舌頭挑動Tracy的耳環。Tracy感覺到血液往頭頂沖,嘩啦嘩啦地讓雙耳都燥熱了起來。

  男人的舌頭沿著鬢角舔過脖子,用牙齒輕輕地刮動Tracy的皮膚。
  男人用鬍渣磨蹭Tracy的鎖骨。

  與Tracy猜想的不同的是,男人跳過了Tracy身上所有衣物遮蓋的部份,把頭埋到了她雙股之間。

  男人避過了內褲,執著地來回舔著Tracy的大腿內側。

  Tracy抽泣著,而男人的舌頭讓她的大腿緊繃到快要抽筋。

  男人的舌頭從膝蓋正面轉到背面,又順著脛骨移動到腳踝。

  男人細膩地玩弄著Tracy纏著涼鞋系帶的腳踝,讓女人的腳趾不由得地蜷曲了起來。

  男人慢慢含住Tracy一根根仔細涂佈指甲油的腳趾。

  「拜託不要……」Tracy像蚊子似地求饒著。

  「我沒問你你就自己開口說話,要處罰。」

  Tracy想要尖叫卻又忍了下來,被男人扯掉陰毛的地方傳來尖銳明亮的疼痛。

  「不要什么?」男人問。

  Tracy沒再說話,只是搖著頭流淚。

  男人的手臂環過了Tracy的腰,Tracy整個人被抬了起來。

  Tracy感覺到腰上一陣冰涼,似乎男人把什么金屬的東西靠在皮膚上,接著就聽到「擦~擦~」的聲音。

  「好漂亮的丁字褲」男人拿起戰利品搭在Tracy的臉上。「可惜味道重了點。」

  Tracy轉頭想要閃開,但下巴被男人握住了動彈不得。

  男人的身影再度從眼前消失,Tracy感覺到陰部上吹過一陣熱風。
  是男人對著陰部吹氣吧……Tracy閉上眼睛只祈禱這一切趕快過去。
  Tracy感覺到男人的舌頭呧上了陰蒂,而陰脣則被男人的手指撥開。
  男人靈活地口舌并用,從大陰脣的開口一路玩弄到陰蒂、陰道口到肛門。
  強烈的噁心與厭惡感涌上心頭,Tracy無法控制自己全身肌肉的扭動。
  忽然間陰道口被撐開了,Tracy心頭一振。

  「終於……」Tracy心想………

  但事情并非如Tracy所預期。久未被侵入的陰道打開時有一點的疼痛,但進入的感覺卻不像之前男友進入身體時那樣的飽脹感,反而比較像是使用衛生棉條時的感覺。

  嗡嗡嗡嗡……一陣強烈的震動從下體深處傳來,子宮頸上猛烈的刺激讓Tracy翻起白眼。

  Tracy不敢問,那強烈的周期性震動讓Tracy感覺彷彿千萬只螞蟻啃著全身的骨頭,好不容易才停下的眼淚又被震得淚腺大開。

  Tracy喘著氣。Tracy大口深呼吸。

  Tracy閉上眼睛大力搖頭。Tracy的臉緊皺在一起。

  Tracy不知道自己的四肢到底緊繃了多久,只覺得全身上下的每一處肌肉都快要抽筋。

  不再有時間感……不再有空間感……Tracy迷迷糊糊地覺得自己的肌肉都放松了,陰道中震蕩的聲音像雷鳴在耳中回響。

  不知道過了多久……累了……不想再抵抗了………

  Tracy突然發現自己浮在半空中……看著像是倒T字型被綁在沙發上的自己……像個布娃娃似的………

  「想要我干你嗎?」耳邊出現難人輕柔的聲音,把Tracy的神智又拉回現實。

  「想要我干你嗎?」男人又一次問。

  「想……」Tracy反射似地回答。接下來的一秒Tracy對自己居然完全不思考就回答出這個字感到無止境的疑惑與恐懼。

 ********************************
  倫斜倚在沙發上,看著女人掙扎地努力站起來。

  女人已經被捆綁了幾個小時的雙腳一時間根本沒有力量,一下子就摔倒滾到了地毯上。

  倫點上菸,悠閑地欣賞著這一幕。

  「我數到五,如果你再不過來我就要懲罰你了」倫右手舉起了遙控器。
  女人連滾帶爬地掙扎到倫的腳邊,倫一把抓住女人的腰把女人提起放在自己身上。女人沒有抵抗,溫順地張開大腿跨坐在倫腰上。

  女人不敢正視倫的臉,烏亮的長發垂落下來,遮住了女人低垂的臉龐。
  倫卷起女人的短裙,一只手繞過女人的屁股,緩緩抽出跳彈。

  跳蛋離開陰道口的時候女人身上的肌肉緊縮了一下,喉嚨發出喀喀的聲音。
  「自己坐上來,數到三百我就放你走」倫把女人的頭發撥到背后,扶住女人的腰說。

  女人抬起頭看看倫,眼神充滿了疲憊與哀怨。

  「坐上來自己動,數到三百下我就放你走。」

 ********************************
  Tracy覺得自己已經沒有羞恥心了,雖然理智還在喊著不可以,身體卻已經鼓起了最后的力氣站了起來。

  雙手剛剛被男人綁到了背后,Tracy只能勉強地靠著男人扶著腰部的雙手保持平衡。

  「啊……」Tracy感覺到陰蒂撞到了某個堅硬的物體,慢慢移動腰部想要讓它對準陰道口。

  經過幾次來回的努力,Tracy終於把那堅硬的物體卡在陰道口上。
  Tracy試著慢慢沉下身體,感覺到下體慢慢地被撐開、脹大。

  男人像是沒有止盡一樣,無論Tracy怎么把自己的身體下沉,都沒有辦法達到盡頭。

  Tracy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被向上舉起,男人的腰部忽然挺了起來。
  Tracy只覺得雙腳一軟,整個人失去支撐往男人身上摔下去。堅硬的物體像巨大的木樁,順著Tracy身體下墜的趨勢排山倒海地沖入了身體的最深處。

  每一塊肌肉都縮緊,每一個毛孔都打開,Tracy感覺到整個小腹都被戳穿,男人彷彿一口氣插進了自己的胃里。Tracy想要喊叫,卻只能發出咯勒格勒的聲音。

  Tracy感覺到自己的腳趾卷起,趾甲刮在涼鞋的皮面上。

  Tracy感覺到自己的雙手緊握,長長的趾甲戳入手心里。

  Tracy感覺到身體中所有的秘密都被男人佔滿了。

  Tracy揚起脖子,大口喘氣……大口喘氣………

 ********************************
  倫坐起身子,一面環著女人的腰,一面解開女人水藍的上衣。

  半罩的胸衣露了出來,飽滿的乳房在夜光下更顯得白皙。

  倫感到移動身體的動作讓龜頭刮過了女人柔軟的子宮頸,女人的雙臉潮紅發出嚶嚀。

  倫再度倚下身體,讓女人全身的重量透過子宮壓在整個龜頭上。

  女人還是沒動………

  倫解開女人的胸罩,女人水梨狀豐滿的乳房倏地蹦了出來。

  「還不開始動?再不動就要處罰你啰!」

                (四)

  「拜……拜託你……饒了我吧……」女人在第三或第四次全身抽搐后哭著倒在倫身上。

  茉莉花的發香沖入倫的鼻腔,讓倫差點想要憐香惜玉。

  「才數到兩百一十四唷……還有八十六下。」

  「我真的不行了……」女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頭蹭在倫懷里拼命想要撒嬌求饒。

  「那換我來唷。」

  女人的頭還是沒有抬起來,在倫懷里拼命地點著。

  「那要先處罰你平常沒有好好運動鍛煉體力」倫翻起女人放在沙發上。
  女人絲毫沒有掙扎,乖乖地趴在沙發上。

  「先處罰你八十六下」倫拿出某樣東西涂抹在巨大的陰莖上。

 ********************************
  男人陰莖突破肛門是來得那么突然,讓Tracy根本來不及反應。

  過去曾經男友有用手指伸入過Tracy的肛門,但那次的經驗讓接下來三四天Tracy上廁所都痛不欲生。

  比第一次性經驗還要痛苦………

  男人讓Tracy趴著的時候,她只以為男人要採取背后的姿勢………
  沒想到………

  Tracy根本叫不出來。

  不是疼痛……其實現在被男人侵入根本一點也不痛……是一種好像拉肚子大便快要噴出來的感覺。

  男人巨大的陽具進進出出,Tracy感覺到身體好像快要前后被撕成兩半………

  男人巨大的陽具進進出出,Tracy感覺到子宮不斷地收縮、不斷地收縮………

  Tracy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熱流在下腹間流動,一下到膀胱、一下到子宮,一下又隨著雙腿沖到腳尖一下又沖回腹部。

  男人的抽送像是巨大的幫浦,一點一滴抽乾了Tracy所有剩下的理智。
  Tracy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喉嚨,感覺自己似乎在狂喊,又覺得自己像是在呻吟。

  Tracy覺得自己的下半身在溶解,覺得自己又再一次的失禁。

 ********************************
  「繼續數,沒有數到的不算唷」倫邊運動身體邊叱著。

  「兩百九十一……兩百九十二………」

  女人的身體剛開始還有點抵抗,但很快地卻神奇地完全放松。

  女人的肛門一點也沒有抵抗,只是隨著數字的韻律一下一下的夾著。

  女人被膠帶纏住的雙手握住了倫的手腕,涂著芋頭色蔻丹的指甲緊緊交纏。
  「兩百九十九……三百……」隨著女人微弱的聲音,倫停下了動作。

  倫停止了動作,女人的身體卻還不能停止自己蠕動著。

  倫覺得自己的陰莖像是劃圈圈地在女人身體里面攪動。

  女人身體強烈的抽搐透過皮膚傳來。女人身體不再扭動,只傳出微微的抽泣聲。

  倫翻過女人的身體,正面對著女人。

  倫提起女人被捆綁的雙手,解開膠帶時發出清脆的嘶嘶聲。

  倫的雙手握住女人解開的雙手,緩緩運動幫女人松開僵硬的關節。

  倫把女人抱在懷中,慢慢地插入………

  沒有狂抽猛送,只有腰部緩緩的劃圈。

  女人的腳自動地圈在倫的腰上。

  女人把頭靠在倫的肩上,磨蹭著倫的脖子。

  女人摟得更緊,尖尖的指甲輕輕地滑過倫的背。

  女人的呻吟變成哀叫,又從哀叫變成呻吟。

  倫把女人的雙腿扛在肩上,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無力地甩呀甩。

  女人的指甲深入倫的手臂又松開………

  黑夜中,兩個人Y字型的身影最后疊在一起。

                (五)

  紅燈了,倫緩緩踩下煞車。

  一臺機車迅速滑過右側的縫隙在前方停下。穿著乳白色針織上衣的女人,纖維下隱隱露出深色的胸罩背帶。

  「現在是點歌的時間……」收音機中傳出了熟悉的主持人聲音。

  「臺北的Tracy點歌,點歌給那個下雨天晚上的帥哥。Tracy說,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晚上的緣分,但是一直好想好想再見到他,不知名的帥哥,Tracy說你有她的手機號碼跟地址,請你趕快跟她聯絡………」

  車流又開動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