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三人輪奸的可心
被三人輪奸的可心

被三人輪奸的可心

「啊……不要啊……嗯……別這樣了……休息一下……讓人家。……休息一下嘛……啊……」。可心禁不住熊哥兄弟倆人同時對她身體的撻伐,開始向二人苦苦哀求。聲音是如此的婉轉,讓人疼惜。且看著可心那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哀求神情,很少男人會拒絕她的要求。

  然而熊哥兄弟二人并不為所動,他們似乎是已經玩到忘了自己,根本不想放過可心,在可心身后的小鐘捧著可心雪白的嫩臀使勁頂肏著說:「嘿嘿嘿嘿……。怎么了啊,我的小騷貨?現在你浪夠了爽翻天了就想休息,不過我們兄弟倆可還沒爽夠,呼……媽的,你就乖乖的忍耐一下吧,先讓我們兄弟爽夠了再說吧……我的親親小美人……」。小鐘說完也不管可心的感受如何,馬上便又再次用力地猛烈沖撞起來,而可心正處在高潮襲擊的銷魂快感中,哪堪他這樣瘋狂的抽插和頂肏.

  「啊啊啊……不要這樣子……我不行了……停一下……啊啊……好粗……插得好深……嗯……好痛呀……嗯……啊……里面……里面會被弄壞的……會壞掉……啊……老公……輕一些……啊……讓……人家……休息一下……求你了……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不要……別這樣……嗯……太深了……老公……輕一點。……啊……休息一下嘛……好老公……拜託你了……啊啊啊……」。

  在小鐘的猛烈抽插下,可心持續的高亢而淫靡的婉轉呻吟著,那聲音又是痛苦又是銷魂。

  「嘿嘿嘿……休息一下?我說小美人啊……你是不是搞不清楚狀況啊?難道你沒聽說過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呼……是我們倆兄弟與你的洞房花燭夜,當然是要把你給操得爽到升天去,讓你明天下不了床,怎么可能讓你休息?今天我們就是要把你的騷逼給操壞操爛,精液灌爆你的子宮,讓你老公再也無法喂飽你,讓你以后再也忘不了我們兄弟的大傢伙,離不開我們兄弟倆人。呼……媽的……操了這么久還這么緊,呼……有夠爽的……呼……熊哥……你那邊如何?」。

  「嘿嘿嘿……那還用說嗎?嗯……唔……媽的……長得這么清純口技卻是如此的厲害……呼……好爽啊……喔……真爽!好會吃屌的小嘴……對……嗯……再吸緊一點……噢……干……有夠爽的……嗯……你這個妖艷賤貨……你這個婊子的舌功還真是厲害……嗯……爽死了……」。熊哥一邊說著一邊挺聳著腰部讓粗壯的陰莖大力的進出可心的小嘴與咽喉,持續蹂躪摧殘著趴在他身下的可心。

  可心這幾周受到「紅天使」藥性的持續影響下,在極度的壓抑情欲與欲望之際,在歷經熊哥兄弟二人激烈的輪奸摧殘后,加上這幾周在工作與感情上受到的沖擊,在心情低落與無人可以讓她倚賴、傾訴、尋求慰藉與發泄之際,內心已變得自暴自棄,逐漸養成了有些被虐待的自卑與自虐性格,此時若男人溫柔的對待她,用一般的性愛交合是不能征服與滿足這個人間仙子的,只有讓她先嚐一次痛不欲生且刻骨銘心的凌辱與淫虐苦頭,強力的摧殘折辱她的心智與自尊,才能使她心花朵朵開,極度的壓抑情欲與交合的渴望才能夠因此獲得充分紓解。在熊哥兄弟二人對她的淫虐下,可心已經沒有一絲絲的掙扎反抗的心意,全心全力地投入任熊哥兄弟二人激烈的蹂躪摧殘的肉欲之中。

  「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唔……好老公……人家……人家要飛了……要來了……快要丟了……啊……再來……對……嗯……要升天了……啊……出來了……唔……啊……飛了……啊……丟了……啊……」。

  此時只見可心心銀牙緊咬、黛眉緊皺,一雙纖細的柔荑緊抓著熊哥的身體,強忍著下身蜜穴與嘴巴喉嚨被雙重蹂躪摧殘的無比痛苦的同時,再度迎來的一陣高潮的沖擊。今晚熊哥兄弟二人毫不憐香惜玉的對待,完完全全地擊潰了她的內心的矜持與傲氣,那不止是被人輪奸失身之痛,身材苗條纖細且媚骨天生的她,下身蜜穴原本就比旁人更加窄緊密實,遇上了熊哥兄弟二人這個令她先前難以想像且直徑粗壯程度猶勝於思建的壯碩肉棒,兇猛且殘忍的將她大力撕裂割傷,細嫩緊緻的蜜穴愈拓愈寬,幾乎將這個人間仙子的胴體給撕了開來。

  但更令可心難堪的是那羞人的事實,在這無比的痛楚中,她竟感受到了即使在與思建、林飛等人做愛時,即使再怎么投入也從來沒有達到過的銷魂快感滋味,那是一種完全奉獻上自我、嬌軀,無論是身心都任男人宰割、凌虐,恣意的蹂躪摧殘才會有的性愛樂趣。

  隨著身后的小鐘愈挺愈有力,那股快意也愈來愈強且兇猛熾烈,很快就將身體的痛楚逐出,令她無比自動的挺聳著纖腰與嫩臀,瘋狂的迎合那難以想像的劇烈沖擊,男人的陰莖一下一下都似乎插進了她的花心里,使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愉與舒暢快意。

  「啊……不行……別……別這樣……喔……天吶……怎么可以這樣……噢……啊……不要啊……這樣我的身體……真的會被玩壞掉的……會裂開的……喔……喔……啊……不要啊……我的下面快被攪爛了……啊……啊……痛啊……人家……人家真的不行了呀……啊……啊……不要啊……不能再來了……啊啊啊……我求求……你們……不要這樣折磨我……嗯……啊……人家下面真的快要爛掉了………讓人家……休息一下嘛……!」。

  可心徹底的拋開矜持與放開心防,毫不保留的盡情發出宛轉動人,且讓人分不清是痛楚還是歡愉的嬌啼淫叫。

  熊哥兄弟二人在看到可心的反應與變化,不由得心中暗喜,他們知道經過這一輪的蹂躪摧殘后,已經徹底的征服了可心這個人間絕色,讓這位仙子墮入淫欲的漩渦中。在對可心恣意的淫虐與瘋狂輪奸的同時,不斷的嘲弄譏諷和訕笑著可心的淫賤放蕩與墮落,但有更多的聲音是在讚賞和驚嘆可心的美艷。因為一位美貌賽過仙子的氣質美女、一具曲線誘人的豐滿胴體,這時候正主動配合著他們兄弟二人上演著一場不堪入目的床戲,二人享受著堪稱是人間仙子的可心美麗曼妙的彤體。

  「嘿嘿嘿……怎么樣啊……我的小寶貝……你現在可爽翻天了吧?嗯……呼……如何……?舒不舒服啊?是不是很爽啊?嗯……你想要休息……嘿嘿嘿……要不我現在就停下啊?」。小鐘淫笑著說道,同時停止對可心的猛烈抽插活動,而在可心面前讓她口交的熊哥也停下動作,兩人不約而同的將粗壯的陰莖抽離可心誘人的蜜穴與小嘴。

  小鐘與熊哥在可心身體最需要、最渴望的時候投下了那誘惑的邪惡果實,想要完全徹底的打擊可心她那早已屈服的心靈,在用言語與激烈的交合的雙重方式凌辱她的心智與自尊,將她僅存的一絲理智與反抗掙扎的意志徹底摧毀掉,讓她沉溺於與他們二人的性愛交歡中,成為受制於他們兄弟二人專屬的性奴。

  「啊……好空虛啊……嗯……好癢啊……下面好癢……好麻啊。……我要……啊……別……別停下來……人家……人家想要……啊啊啊……你們的……大雞巴……用力……用力插……人家下面……啊啊……人家想要……啊啊啊……好癢好空……好酥好麻啊……嗯。……人家里面好難過……來吧!嗯……快啊……用力插人家……把人家下面……插破插爛吧……嗯……」。

  果然熊哥不出所料,可心已經完全繳械,早已卸下心防與矜持,已經沒有任何的反抗與一絲理智清明。現在的她只像是一個飢渴且喪失心智的蕩婦般,極力想要男人對她瘋狂性愛做為心靈與身體上的慰藉,再也不管什么道德廉恥。雖然二人對可心猛烈的摧殘蹂躪,讓可心痛苦得流下眼淚來,而她那蹙眼顰眉的淒美神色,讓熊哥兄弟二人看得是既過癮又刺激,就在二人一輪風狂且粗暴的頂肏之后,她主動挺起并搖晃著那光滑赤裸的雪白玉體,誘惑著小鐘與熊哥的大肉棒,臉上神情又是淫蕩又是狐媚,更有一種說不出的迷醉,就像是癮君子對毒品的渴望一般。

  「嘿嘿嘿嘿……小騷貨,這可是你要求的……嗯……既然如此!恭敬不如從命!就讓老公來好好疼愛你個小騷貨吧……!」。熊哥兄弟二人聽到可心的嬌喚不禁心花怒放,他們知道此時已經完全征服了可心這個絕色美人。

  小鐘說著同時再次掰開可心白皙修長的美腿,并把一支美腿架在肩膀上一只手扶著自己那仍硬挺粗漲且佈滿入珠突起肉瘤的碩大陰莖,抵在可心下身那已經腫脹的嫩苞蜜穴外,腰部用力一挺,瞬間比拳頭大的龜頭用力地破開了陰唇,藉著先前抽插分泌的淫水潤滑直接突入子宮花心深處。而在可心面前的熊哥在可心主動的張嘴配合下,將碩大的陰莖捅入可心誘人的小嘴當中。

  「哦……我的小騷貨,你小穴好熱、好緊……夾得我……呼……好爽……媽的……被我們干了這么久居然還這么緊,簡直是一個尤物啊……」。小鐘輕叫著用力挺腰把他那丑惡彪悍的陰莖頂進了可心的滑膩陰道里。

  「啊啊啊啊……好粗……好大……啊啊……插進去了……嗯……。插得好深……嗯……不要啊……人家受不了……啊……」,在小鐘插入后可心忍不住一聲羞赧的嬌啼,雙眼泛現一絲水氣,粗長的巨物再度破開嫩苞蜜唇,強而有力的侵入她的身體的撞擊力道,讓她感到陰道非常腫脹且充實,ㄧ股舒暢爽快的銷魂滋味油然而生,同時將她那美麗的臻首向上揚起并開始ㄧ陣驚呼與嬌啼,說明了她所受到的沖擊與銷魂快感的程度。在臻首揚起高聲淫叫之際,原本含在嘴里的熊哥陰莖也就因此隨著可心頭部的大動作而離開了她的嘴巴。

  熊哥對於可心的反應似乎并不意外,他輕輕的撫摸著可心的秀發,低聲說道:「嘿嘿嘿……小美人兒!想要繼續吃我的大肉屌嗎?在下我隨時可以奉陪,滿足你的需求哦。怎么樣……是不是讓淫賤的你被搞得很爽,爽到升天去啊?」。

  熊哥淫笑的聲音如同暮鼓晨鐘ㄧ般,一字一句的傳入可心的內心,原本這些淫言穢語只會讓她心生厭惡,過去不管是徐建、思建等人也從來不會對她說出這種淫穢不堪的話語。但是此刻,聽到熊哥大膽且粗魯的話可心非但不覺得討厭,反而還有一種莫名的新鮮刺激感,心中不由的變得更加渴望陰莖的插入。熊哥見可心雙頰緋紅,與帶著嬌羞且狐媚的眼神后已經了然於心。他扶住粗壯猙獰的大肉棒,在可心的絕世容顏上來回摩擦,灼熱且粗大的龜頭不時的在可心的唇邊滑動著,但是偏偏就不插入她那誘人的小嘴中滿足她的渴望。

  「嗯……啊……我要……我想要……你的大傢伙……啊……」熊哥又熱又燙且猙獰可怕的龜頭,似乎要將可心的俏臉灼傷一般,可心雙唇微開,晃動著美麗的螓首,似乎是想要迎接熊哥那根肉棒的侵犯,只是熊哥似乎有意戲弄可心,他不斷的擺動著腰部讓碩大的陰莖不住的在可心眼前大幅晃動著,卻猶如ㄧ條黑色的蛟龍一般靈巧的閃避著可心的小嘴。

  「啊……拜託你,討厭……別這樣子對人家……人家……人家好難受……人家現在就要……你的大雞巴……給我……」。見到可心苦苦哀求的淒楚哀憐神情,熊哥不禁心中一陣狂喜,他靈機一動突然用粗大的手指大力的捏住可心的鼻孔,可心頓時感到呼吸困難,忍不住張開小嘴大口的呼吸并驚叫起來。

  「啊……你!干什么?不要啊……唔……啊……」,熊哥見狀趕忙將龜頭移至可心嘴巴前面,再往前用力一挺,利用可心張口呼吸與驚叫之際,將他粗壯的陰莖直接捅入可心誘人的小嘴中。

  「滋滋滋滋……嘖嘖嘖嘖……」,可心的臻首不停的上下擺動,吸吮著熊哥的大肉棒,不時發出響聲。此實熊哥見可心的頭發散亂,將她整個俏臉遮住,忍不住伸出手將可心的垂下來的秀發撥開,仔細的欣賞可心主動對他口舌服務的姿態。熊哥的動作讓可心大羞,他ㄧ雙眼睛直直的盯著她看,被熊哥如此看著讓她頗為難堪與嬌羞,她小嘴含著肉棒不停的吞吐,香舌不停得在龜頭與陰莖上滑動舔拭,同時含糊不清的說道:「不要……別這么看……不要啊……嗯……」。

  熊哥見可心如此主動卻又嬌羞的模樣,心中不禁欲念大熾,全身血脈為之噴張沸騰。他伸出雙手捧住可心的臻首,同時腰部用力的瘋狂挺動,再次把可心的小嘴當做肉屄大力抽插起來。

  另ㄧ方面小鐘在享受可心稚嫩緊實的蜜穴含咬著他的陰莖的舒暢后沒多久,與熊哥頗有默契的再度一起用力挺腰讓碩大的陰莖沖撞著可心下身蜜穴與小嘴,開始再次對可心進行瘋狂的蹂躪摧殘。

  「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好……好老公……啊啊啊啊……下面好癢……好熱啊……啊啊啊……用……用力……再來……啊……對……嗯……好……好深……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哦……啊啊……啊啊啊啊……人家……人家不行了……快要不行了……啊啊……又要出來了……啊啊啊啊……嗯……」。可心的淫蕩嬌啼聲音不絕於耳,臉上浮現出了一副痛苦不堪但卻又似舒暢至極的誘人勾魂神態。

  熊哥與小鐘二人猛烈的頂肏和瘋狂的抽插,就像在宣泄心中的積壓已久的不滿及憤怒,彷彿他們是與可心有著深仇大恨一般不斷的的蹂躪摧殘著她,也不管她是不是會因此受傷或是受到傷害,他們運用自己殺氣騰騰的粗大陰莖,如同是淫獸不斷屠戮和宰殺著在胯下婉轉承歡的人間仙子,熊哥還用力的揉捏著可心渾圓尖挺的雙峰,并用力彈擊與掐捏拉扯著可心早已充血挺立的小蓓蕾說道:「嘿嘿嘿。。。我就不信今天還有誰會來救你?不是早就告訴你與其做無謂的掙扎,還不如一開始就配合我們兄弟倆人,嘿嘿……現在爽到了吧……操……之前我們兄弟在臺灣栽的跟斗,今晚要從你身上全部討回來!媽的。。。!」。

  熊哥的大肉棒在可心的小嘴里不斷快速無比的進進出出,左沖右突,粗大猙獰的龜頭刮擦著可心的口腔內壁,偶爾還會直搗入可心的喉嚨深處,加上身后的小鐘持續大力的操干著她的蜜穴,讓她感到非常的難受。但是在她痛苦無比,異常難受之際,卻有著ㄧ絲絲的興奮與快感,她忍不住貝齒微微一合,含咬住了熊哥瘋狂抽動的肉屌,香舌同時在他的龜頭馬眼處不停的攪動撥弄著。

  「啊……爽啦……我忍不住了……!」,熊哥大吼一聲,雙手忍不住更加用力,將碩大的肉棍插入可心的喉嚨深處。此時熊哥陰莖直徑暴漲,在可心的嘴里的跳動起來,突然龜頭一熱,馬眼大開,一股滾燙濃稠的精液在可心的嘴里爆發出來。

  「啊……唔唔唔……啊……咳咳咳……唔……咳咳咳……嗯。……」。被熊哥大量精液灌入嘴巴與喉嚨的可心,忍不住咳嗽了起來,只是與過去她拼命的想把精液給全數嘔吐出來的情況不同,這次除了少部份從可心嘴角流出來的精液外,可心將熊哥大量濃稠且腥臭的精液全部一口吞下去。而熊哥也在這ㄧ次的大爆發,在讓可心清理ㄧ下陰莖后,也到一旁去休息,看著小鐘與可心的酣戰。

  長夜漫漫……熊哥兄弟二人在休息片刻之后又輪番上陣,除了一次又一次的換手、也不斷地變換姿勢猛烈蹂躪摧殘著可心,而可心就猶如是熱鍋上的一塊嫩肉,隨便他們二人翻來覆去的煎煮炒炸,不管是單打獨斗還是二人一起進攻,可心剛開始只能逆來順受,到最后整個人在情欲的操控下也跟著沉溺於中。她不曉得今天晚上自己被這兩頭淫獸連續奸淫了多久,她也不復記憶是誰在前、誰在后,或是誰在上、誰在下。從ㄧ開始被他們二人蹂躪摧殘到現在為止,可心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已然從一個氣質高貴的人間仙子,變成了黑道人物恣意玩弄的性愛玩具。

  「嘿嘿嘿……小騷貨……呼……看來你簡直是騷到骨子里去了!而且啊……嘿嘿……你好像很喜歡被多人給」大鍋炒「哦,既然這么喜歡被」大鍋炒「,前面干嘛還假惺惺的拒絕我們呢?操你媽的……!老子最討厭裝模作樣又心高氣傲的賤女人。噢……干你娘的……真是舒服……好棒的小浪穴……喔……真爽……我他媽的連靈魂都要出竅了……」。身后的小鐘也同時接口嘲諷道。

  「是啊……外表看起來氣質那么高貴高貴,典雅端莊的美女。哼……我呸!結果被我們兄弟倆一操干起來就跟一條發情的母狗沒啥兩樣。啊……不對!是連條母狗都不如!」。

  熊哥與小鐘的話讓可心聽了感到既悲哀又羞慚,內心一股自暴自棄的心理再度油然而生。此時小鐘突然又有新花樣,他在抽插了數十下以后,突然開始用力拍打著可心的嬌嫩雪白的翹臀問道:「說……!婊子,我這樣干你,這樣子打你,爽不爽啊?」「啊啊啊……太長了……好粗……啊啊……好痛啊……別打了。……輕一點嘛……嗯……人家……人家受不了了……啊……頂進去了……嗯……不要啊……啊……別……別停啊……啊啊……好麻。……啊……美死了……人家……快不行了……啊……好爽……嗯。……快要來了……啊……要來了……」。可心再次高聲放蕩地淫叫,毫無顧忌地放聲哀叫著,小鐘與熊哥二人帶給她的凌辱與刺激已經遠遠超過了她的承受極限。

  小鐘接著在操干沒多久慢慢的放緩腰部挺進與松開雙手扶住可心纖腰的動作,讓可心自己挺腰抬臀,主動的恣意迎合著粗壯的陰莖在她蜜穴的進出,隨著可心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窄緊密實的小穴緊緊地包裹住小鐘的陰莖,將他的龜頭又吸又咬又含,讓他有著說不出的愉快,而空出來的一只手,則溜上了可心那渾碩堅挺的乳房,愛不釋手地愛撫把玩著;另一只手則是隨著可心身體的迎合節奏與動作,持續不停的在可心嬌嫩的雪臀上用力拍打著,猶如是一個將軍鞭策著胯下的駿馬一般,讓可心這個人間仙子發出了一聲又一聲,愈來愈扣人心弦的淫叫聲。

  「嗯……啊啊啊……好老公……好粗啊……人家快不行了……啊……好深啊……啊……頂住了……啊啊……頂到里面去了……嗯。……啊……快……人家我要……快一點……用力……啊……對………嗯……好……老公……人家……好爽……嗯……再來……嗯………啊……再快一些……再快……啊……用力……啊……對……嗯……好舒服啊……美死人家了……」。

  可心身體迎合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大,基本上她都是讓小鐘近十六公分長度的陰莖整根快要拔出,僅留著部份龜頭在蜜穴中,然后又一下猛烈的插到底,猶如是可心想利用小鐘粗壯的陰精將自己的蜜穴給捅穿干破似的,劇烈的抽插讓可心的淫液不斷的大量泌出,讓小鐘髒黑且猙獰的大肉棒讓更容易進出。

  有人把女人叫做馬子,而現在貨柜屋內正是一場淫蕩無比的「賽馬大會」。

  一匹全身赤裸且身材玲瓏有緻,美貌賽過仙子的「馬子」正在被兩個「騎士」輪流馳騁騎乘著,他們二人輪流「騎馬」,騎了一次又一次,跨下的「長槍」同時瘋狂猛烈地對著胯下騎乘的「馬子」大發淫威,徹徹底底地控制著胯下「馬子」的嬌美胴體。可心這一匹早已動情發騷的「馬子」在被熊哥兄弟二人給她恣意跨騎、快意奔馳與猛烈的鞭策下,渾身都脫了力,全身香汗淋漓,但心中的欲火卻是隨著「騎士」的馳騁而更加的猛烈,拚命迎合著他們二人的輪流操干,任他們二人對她的嬌軀恣意的撻伐。

  而可心被騎了的不止是身體,被熊哥兄弟倆人這般瘋狂的操干與心智上的打擊下,連芳心都被他們給奸淫了,精力和蜜液淫水一下下地被抽汲出來,而熊哥兄弟他們二人的體力卻是近乎無限,可心深陷在情欲的漩渦中主動的挺腰抬臀迎合的心花怒放、欲仙欲死,彷彿沉溺深陷在無窮無盡的欲海中,不能自拔。

  小鐘與熊哥不知輪流操干了胯下的可心多少次,看著可心已經被兩人給瘋狂奸淫到失神,迎合的逐漸無力,茫酥酥的軟癱著,顯然可心精神與體力已經到了極限,再也承受不起兄弟二人如同狂風暴雨般的侵犯,沒頂於性愛漩渦的仙子達到了無數的高潮,銷魂蝕骨的快感籠罩著她全身上下,讓她的呻吟嬌喘聲中包含著無盡的滿足與愉悅。但是熊哥兄弟二人先前為了能徹底瘋狂的徹夜奸淫可心,與自己達到最大的滿足感,皆已服下2顆威哥,讓他們的大傢伙更為持久,現下雖然已經泄了幾次,但是陰莖仍然粗壯堅挺著。雖然操干到最后可心因為氣力放盡而無法主動的迎合導致他們對此有些不滿,但取而代之的瘋狂抽插的動作卻是更加得猛烈,猶如是要將可心的蜜穴與小嘴干穿似的。

  可心已經被熊哥二人輪流操干得白眼直翻,一絲絲的淫叫嬌吟聲音愈來愈弱,眼看是再承受不住了。此時輪流在身后的小鐘只好將架在肩膀上的美腿放下,讓可心早已酸軟的身子得以支撐,接著雙手再次抱住了可心的纖腰,開始一輪的猛攻。而在前面的熊哥也用力抓住可心的臻首與扶著她的肩膀,讓他可以繼續在可心的小嘴抽插。

  「啊……不要啊……不行啊……嗯……人家……人家真的不行了……拜託……讓人家……休息一下嘛……啊……不要……別這樣子……不行了啊……」,可心以著充滿哀憐的語氣向熊哥與小鐘懇求著,現在的她整個人已經是氣若游絲,若不是小鐘與熊哥二人抓著她的身體,早就癱軟趴到床上去了。

  「媽的……怎么我們兄弟倆才剛剛爽到,你就在給我裝死不玩啦?哼!沒那么容易。告訴你吧!今天晚上我們兄弟倆不把你干到通霄,我們就跟你同姓!操……」。雖然小鐘不斷的厲聲對著可心吼,但已經是精疲力盡的可心早已無力迎合,她任憑小鐘邊肏邊打,就是無法如同前面一樣主動且熱烈的配合著二人操干的動作而主動的挺腰抬臀去迎合。

  她的這種狀況惹火了小鐘與熊哥,只見熊哥猛然揪住她的頭發往后用力一拉,然后便憤怒的說道:「媽的……你還想裝死!好,既然你想裝死不玩了,那我就來讓你嚐點不一樣的,保證讓你清醒過來,絕對不會想要裝死。嘿嘿嘿嘿。……」。

  憤怒的熊哥突然站起同時向小鐘揮了一下手。看到熊哥的手勢小鐘趕忙停止對邊肏邊打的動作,連忙抽出還插在可心蜜穴的陰莖后將位置讓開站到一旁。熊哥走到可心的后方蹲了下去,雙手用力抓著可心的纖腰調整她的姿勢讓翹臀高高挺起并對著他。此時只見可心豐腴雪白且嬌嫩的粉臀便暴露在他眼前,他將伸手將可心的雪嫩的臀辦用力掰開,緊閉的后庭菊花洞就浮現出來,熊哥頓時覺得血脈賁張,冷笑了一下,頭ㄧ低就伸出舌頭將整個嘴巴往可心的后庭菊花洞親了上去。

  「啊……這是?」,可心只覺臀瓣被人用力掰開之后,隨即感覺到后停菊花外伸來了一條滾燙濕滑的舌頭,在菊花洞口與周邊舔舐著且不斷的意圖要伸進后停菊花洞中。

  「啊……不要啊……那里……那里很髒……別這樣……」,可心羞恥難忍,清秀俏麗的臉上變得扭曲,嫩臀像ㄧ條蛇ㄧ般不斷的游移動晃動著。

  「嘿嘿嘿……小美人兒……你身上沒有一處不美……就是連這里……。嗯……也是香的……」,熊哥含糊不清的說話同時,ㄧ只手伸到可心的后庭菊花洞口,突然用兩根手指伸進菊花洞內并用力將它撐開,舌頭順著被撐開的菊花洞伸到里面舔舐著可心從未被人觸及到的菊花洞幽徑。

  此時的可心聞言羞恥難忍,身體卻極其受用,忍不住擺動纖腰與雪臀,強忍著從臀部傳來的陣陣痛楚,迎合起熊哥的入侵。熊哥見到可心的反應后冷笑了ㄧ下,突然又插入了ㄧ根手指進去,并開始瘋狂的在菊門幽徑內攪動。另ㄧ只手則是伸到可心的蜜穴口,手指并攏猶如ㄧ只手刀ㄧ般突入可心的蜜穴中同樣瘋狂的攪拌與旋轉摳挖著。

  「啊……好痛啊……不要……別這樣……痛死人家了……快收回去……」,下身兩處敏感的肉壁被手指磨擦摳挖著,可心被蜜穴與后庭菊花洞內強烈的充實感與疼痛感不斷刺激著,身體禁不住的喘息加劇與繃緊繃直,一大股淫水陰精噴射出來,再度達到了另ㄧ個高潮,她受不了這個劇烈的沖擊,整個人ㄧ把癱軟在床上,嘴巴張得大大的,氣喘吁吁,像一條在岸上的小魚ㄧ般無助的呼吸著。

  「操……還真是她媽的緊!果然還是原裝貨,而且還真的不是普通的緊哦……嘿嘿嘿嘿……我真擔心等ㄧ下用我下面的大雞巴操干你的屁眼,或是給你來個」雙龍搶珠「、」兩穴修羅刀「與」后庭拳交「,我們嬌滴滴的小美人兒會不會吃不消喔……」,熊哥淫笑得的說著。話一說完就對著小鐘比了個手勢說:「去把潤滑油給我拿過來。」。

  熊哥之前在軍中服役時就曾因為性欲苦悶難耐,將連上ㄧ個白面斯文的新進士官,把他從后庭給強上了,讓他后來成為熊哥的禁臠。只要熊哥沒有休假離營,幾乎每隔幾天的晚上,他都會被熊哥脅迫捉到廁所或是暗處通屁眼,發泄性欲,不然就是幫熊哥含著陰莖吹喇叭,所以熊哥早已經習慣并喜歡上操干菊門幽徑的緊窄滋味了。

  后來不幸東窗事發,熊哥他也因此被軍事法庭判刑入獄,同時被軍隊給強制汰除并解職,斷送了他原本軍中大好的前途。出獄后就在弟弟小鐘的引薦下加入了幫派,憑藉著他的軍事專長背景與身手,很快就被幫主重用。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好色的熊哥在加入幫派后卻又藉著擔任幫主年輕的新婚嫩妻的貼身保鑣的機會,利用幫主出國之際,與小鐘ㄧ起將幫主的新婚嫩妻給強奸了,且強奸的方式與手段極度的兇殘,導致全幫對他們兄弟二人發出追殺令,不得以才與弟弟一起逃亡到中國,并加入DH尋求保護。

  「嘿嘿嘿……小美人!等一下就讓你先體驗ㄧ下什么是」雙龍搶珠「的樂趣,我看你的后庭應該還沒有人給你開苞過吧!嘿嘿嘿……今晚就讓你好好的體驗一下后庭開苞的滋味!保證讓你終生難忘哦!」。

  「啊……對了!順便告訴你一下。前幾天晚上在高級俱樂部里面,我就不理會那個小姐的哀求反抗,將我的陰莖直接刺到屁眼直腸深處,將她的屁眼完全擴張開來,在我加快抽插的速度與力道ㄧ輪后,她已經是被我整治的要死不活的,最后更精采的是她突然間直腸肌肉一松,從陰阜中央噴出一道金黃色的尿液出來,灑到整張床都是尿水,弄得整個房間騷臭不堪,最后她整個人就赤裸的癱軟倒臥在自己的尿水中昏了過去。」。

  「另ㄧ個小姐被我老弟搞得更是淒慘。她先是被壓制在下面難以翻身反抗,只能低聲啜泣,被人緊緊得抓著屁股,任由一根大雞巴,捅在屁眼里面快速猛烈的進進出出,每一次拉出陰莖,都好像快把直腸嫩肉給拉了出來,甚至龜頭還將肛門深處的糞便給刮挖了出來。到最后可精采了……!嘿嘿嘿……那個婊子居然在達到高潮的時候,在床上失禁,直接將糞便屎尿ㄧ股腦的,ㄧ起全部排放出來,搞得整張床真的是超噁心的!」。

  「話說那天的3個小姐當中,好像就只有最后ㄧ個,被我們兄弟二人用」雙龍搶珠「搞到最后還可以勉強下床。小美人兒啊……今天你運氣不錯,我保證這3種性愛方是你絕對都可以享受的到。好了……還不趕快給我趴在哪兒……。翹起屁股來……快啊……」。熊哥ㄧ邊命令著可心,ㄧ邊毫無憐香惜玉的伸手在可心的雪臀上用力拍打了一下,留下了ㄧ道鮮明的紅色掌印。

  熊哥伸手接過小鐘弟過來的潤滑油,先挖了ㄧ些涂抹在可心的后庭菊洞上,而自己的陰莖也同樣涂抹的濕淋淋的,接著用力扒開可心雪嫩的的臀瓣,把粗壯的大雞巴扶正對準可心的菊花洞口,腰部一沉就向菊洞里面猛擠。問題是想要與可心這個人間仙子肛交卻沒有想像中的那么容易,可心的后庭尚未被人開發不說,且熊哥粗大的龜頭非同小可,盡管已經用手指扒開到最大限度了,仍無法將龜頭給擠進去半分。

  可心原本是等待著接下來的ㄧ連串酷刑。但是當她聽到熊哥講到前幾天晚上在高級俱樂部中以肛交方式對待里面小姐的慘狀后,心中不由得驚慌害怕起來。

  生性愛潔的她ㄧ想到那幾個俱樂部的小姐最后被以肛交方式操干到失禁,屎尿橫流在整個床上,最后整個人被操到失神癱軟昏倒在屎尿當中的悲慘世界,趕緊開始企圖掙扎起身。

  可心驚恐萬分,她實在難以想像自己被熊哥兄弟二人那般粗壯猙獰的陰莖強行插入屁眼,將她嬌嫩的彤體整個破開撕裂,最后甚至是被搞到大小便失禁是何等慘烈噁心的可怕畫面。她開始向二人哀求。

  「喂!小鐘!還杵在那里干啥?還不趕快過來幫我壓制住這個騷貨!」。熊哥不理會可心的哀求,對著小鐘吼到。

  「不要……不要……我不要啊!你們這兩個變態、瘋子、禽獸!快放開我……不要啊……」。

  在熊哥與小鐘的壓制下,可心的掙扎終究是徒勞無功。在挨了小鐘幾個耳光之后,她也無力掙扎了。熊哥費了很大的勁想要突刺進入可心的后庭菊門,他知道只要龜頭能夠干進去的話,后面就容易多了,但是可心的肛門洞口有一圈括約肌,筋肉非常的緊實,盡管熊哥費盡心力,弄的滿身大汗,好不容易他才推擠進去半寸許,但是光是這樣就讓可心受不了了。

  此時的她早已被折騰痛得淚流滿面,全身發抖掙扎起來,同時放聲猛烈哀嚎著叫到:「啊……不要啊……不行……好痛……快拔出去啊……我受不了了……人家的屁股要裂掉了……啊……別這樣子……真的好痛……。痛死人家了啦……痛啊……要死了……啊……你……你快停啦……。啊……快給我拔出去……啊……屁股好痛……我好痛喔……啊……。我快要死了啊……啊……要死掉了啊……」。可心聲嘶力竭的大聲哭叫哀求著,同時全身也不斷的害怕顫抖著。

  「啊……不要啊!別這樣!拜託你們,算我求你們了,千萬不要這么做!你們這樣做,我的屁股真的會被你們操到整個裂開爛掉的。拜託你們,不要啊。……這樣子吧!我讓你們愛怎么玩……就……就怎么玩……但是請你們不要……不要去弄我的后庭……求求你們……你們如果這樣做……我一定會被你們活活弄到死的……拜託……只要你們不搞我的后庭……我……愿意讓你們一直干……ㄧ直玩……玩到你們滿意為止……」。說到最后,可心因為害羞將眼睛閉上而聲音也低了下來。

  可心的聲音是如此的婉轉動聽,讓人疼惜愛憐。且看著可心那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哀求神情,很少男人會拒絕她的要求。但是令可心更難以啟齒的是,在熊哥粗壯的陰莖進入她的后庭時,哪怕是僅有不到數吋,讓她除了感受到粗糙猙獰的龜頭刮擦著后庭幽徑肉壁嫩肉的交合快感外,還有一種要大小便失禁,整個排泄而出的ㄧ絲快感,這二種完全不同的感覺,迅速在她體內交互的做用,讓她身心一直處於痛楚與瘋狂的邊緣中。

  此時熊哥正因無法吋進而急得滿頭大汗,一籌莫展之際,猛然望見可心的絕世容顏,看著著她那淫靡且狐媚與我見猶憐的苦苦哀求表情,而當可心ㄧ雙泛著水漾且哀憐的美眸幽幽地望向他,與他四目相交的時候,突然他心里興起了一陣莫名的激動。這個女人實在真的是太美、太漂亮了!美到他不知該怎樣形容、美到他舍不得繼續將她給摧毀,只是……過了今天晚上,他也不曉得自己還能不能再有機會一親芳澤?突然……ㄧ個凌辱計畫在他腦中油然而生。

  「嘿嘿嘿……我的小美人!今天晚上被肏得很舒服吧?我看你很有性愛的天份,天生就是當妓女的料,根本就是不必訓練就可以直接去當妓女接客了。這樣吧!你若肯當我們的婊子,我們就不玩你的屁眼,否則我看我們兄弟倆今天還是先把你的屁眼給操爛、操壞了再說。」。熊哥對著可心淫笑的說到。

  可心發現熊哥與小鐘二人正不懷好意的盯著她,知道若不答應恐怕等一下自己的后庭將會被他們二人瘋狂的摧殘到難以想像的境地。在權衡了ㄧ下利弊得失之后,不如就先假意答應,走ㄧ步算ㄧ步了。因此她便脫口說道:「好……我……我愿意當你們……的婊子,只要不去碰我的后庭,其他的……隨你們愛怎么玩……就怎么玩吧……」聽到可心的話之后,熊哥依舊咄咄逼人的問著她說:「嘿嘿嘿……小美人兒!別以為我們不之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你也別想要忽悠我們,我告訴你吧!婊子就是妓女,而妓女除了身體任我們兄弟玩弄之外,還必須接客賺錢,所以你說你愿意當我們的婊子,就是愿意去當妓女去賺錢給我們花啰?」。

  「什么?你們別太過份了!」。可心毫不考慮的一口直接回絕熊哥的要求。

  「是嗎?那今天晚上我們兩人就要操爛你的屁眼啰!嘿嘿嘿嘿……!」。

  「啊……這……我……我……好……我……我愿意當妓女去接客……賺錢給你們花……求你們別……別玩弄我的后庭。」。可心萬般無奈之際,只好先答應熊哥這個無理的要求,之后再看情況見招拆招了。只是連可心自己也不知道,當她身心真的墜落下去的時候,也不曉得是什么原因,說出這ㄧ句話時,她的心底竟然興起了一絲帶著罪惡感與被淫虐的快樂。

  熊哥與小鐘兄弟二人都聽到了可心自甘墮落的宣示,眼睛在那一瞬間全都亮起來,小鐘同時用一種既嘲諷又輕蔑的口氣對著可心說道:「嘿嘿嘿……小美人兒你真是ㄧ個標準的妖艷賤貨,呸!他媽的……看到你的外表與氣質,不曉得的人還以為你有多高貴與冰清玉潔咧!沒想到居然也是ㄧ個人盡可夫的妖艷賤貨!」。

  「嘿嘿嘿嘿……我的小騷貨啊!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哦!好……就不玩你的屁眼,但是……嘿嘿嘿……今晚要你被我們兄弟倆人操到下不了床,明天再把你弄到山口組或是香港新義安經營的高級俱樂部去。嘿嘿嘿……你長得這么漂亮,又這么有氣質且儀態端裝,對性愛技巧又極有天份,ㄧ定會成為首席紅牌的。到時候你的收入,可是比你當高中英文老師要多出好幾倍呢!而且又能夠享受到與人做愛的快樂,可以說是有的玩又有得賺,豈不是一舉兩得。嘿嘿嘿。……當然啦!你的身體當然還是要繼續給我們兄弟倆玩弄,賺的錢九成要給我們花啦!」。

  「喂……!給我打起精神!我老哥已經答應你不去通你的屁眼啦!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了吧!對了……老哥你剛才玩了那么久,現在輪到我了吧!」。

  聽到熊哥的話之后,如釋重負以后的可心,已經全然忘記了什么是尊嚴和羞恥心了,她不再壓抑自己的心靈、也不再抗拒身體傳來的陣陣對性愛渴望的感覺,她全部拋開理智與自尊,再次打起精神全力迎合著熊哥兄弟二人的操干。而與前面的性愛不同的是,現在的她完全是自己身心俱已墮落加上「紅天使」藥性影響,讓她變成ㄧ個無比妖艷狐媚的絕色妖姬。與先前單純受到「紅天使」藥性影響的情況,已經是大不相同了。

  「啊啊啊……用力……嗯……對……好老公……啊啊啊……就是這里……啊啊啊……再來……人家還要……對……啊……不行了……人家快不行了……嗯……對……把你的大傢伙……全射進人家子宮吧……人家……不行了……啊啊啊……不行了啦……啊……出來了……啊……丟了……天啊……爽死人家了……弄死人家啦……啊……美死人家了……好爽……啊……怎么會這么舒服……啊啊……」。

  可心開始淫蕩狐媚無比、狂喜至極地浪叫呻吟著,沒過多久完美無瑕的白皙嬌軀一陣急促緊密的哆嗦痙攣,十根雪白晶瑩修長的纖纖玉指緊緊抓著熊哥的身體,白皙且修長的美腿更是繃得緊緊的,整個身體怪異地抖動起來,同時嘴里也發出了誘人的浪叫聲,然后她的雙腿就像突然抽筋一般,持續激烈的抖動搖晃了片刻之后,接著便持續聽見她哭泣似的高聲淫聲嬌呼。

  小鐘與熊哥曉得可心再度爆出了高潮,但是小鐘并未因此就停止抽插,他反而更加劇烈的縱馬奔馳,從后面繼續操干著可心。整個人仍在高潮洗禮下的可心哪里受得了如此劇烈的沖擊,沒過多久就求饒道:「啊……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啊……求求你……停下來……休息一下……拜託。……我真的不行了啦……嗯……」。

  可心說完便露出一副難以承受的楚楚可憐的嬌羞模樣,但她那輕咬下唇、眼神迷濛的表情,卻讓小鐘與熊哥看得心旌動搖、亢奮無比,就在這一出神之間,小鐘只覺自己精門難耐,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迅速竄遍全身。小鐘明白自己也到了臨界點,因此他在猛吸一口大氣之后,硬是拼著吃奶的力氣,展開了最后的沖刺。

  「呼……媽的!實在是有夠爽的!熊哥……聽說我們組織有在賣ㄧ種叫做什么天使的神奇東西,聽說吃了之后比威哥更加生猛百倍。過幾天我們也去弄個幾瓶來吃吃看,再來狠狠的操干這個婊子,豈不是爽翻天!」。

  「嘿嘿嘿……這是ㄧ定要的!那是ㄧ種叫做」藍天使「的東西。雖然那ㄧ小瓶要價不菲,但是如果是用來操這個婊子,那么再貴也都是值得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