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三個人輪暴
被三個人輪暴

被三個人輪暴

這已經是最后一班車,沒有再坐回去的可能,我疲憊的走在路上,紅腫的下體讓我無法自如行走,這里的城鄉結合部,想到打到的士也很困難。

我正挪動腳步,向前蹣跚行走,看見對面走來三個人影,個子不高,也不算魁梧,但從姿勢判斷應該是三個男孩。我緊張的心里慢慢又放松了下來。

但等到三個男孩子走到我身前卻突然停了下來。

「姐姐?這么晚了自己啊?」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傳來,聽聲音應該還未成年的樣子。

「走開!小小年紀不學好......」我并沒有理會他們,想繞開他們走開。

「嘿!?還挺有個性」那個男孩伸手攔住了我的去路。

「走開,小孩子大晚上還不回家,小心你媽打你......」我開始緊張起來,看著眼前的三個孩子并不怕我的嚴肅態度,而且眼睛一直盯著我的胸口和大腿。

「吼吼,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有點地方可大了呢,哈哈哈......」男孩的笑容十分猖狂,剩下的兩個也起哄,笑了起來。

「你們在不走,我喊人了啊」我正是警告了他們,但我的心里更加恐懼,一種不好的預感慢慢逼近。

「喊吧,我聽著呢,一會我會讓你喊的更動聽......啊哈哈哈」男孩絲毫沒有畏懼。

「你們要干什么?你們知道你們這樣是在犯罪嗎?」我開始慢慢后退,知道自己可能逃不掉了,手心里也微微滲出了細汗。

「不知道,不如姐姐告訴我們,我們是怎么犯罪的,好嗎?」男孩的眼睛里射出極為邪惡的光芒。

我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如今的處境,除了逃,根本沒有別的辦法。我轉身就跑,但我剛一發力,就感覺雙腿一軟,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就別跑了,你還能跑過我們哥仨?我們今晚會讓你舒服的......」領頭的男孩上前摸到了我的大腿。

「住手!」我帶著哭腔,不知是在抗爭,還是在求饒。

「我操,姐,你連內褲都不穿??」男孩驚愕的看著我,而他的手已經在我的裙子里了,一只稚嫩的手,正抓在我的臀肉上。

「我......我沒有......」我想解釋自己的內褲被人奪走了,自己才不是不穿內褲就出門的淫蕩女人,但自己又怎么能說出口,即使說出來,只怕會更加激發男孩對自己侵犯的欲望。

「你們兩還傻看什么,過來幫忙啊」男孩指揮著他的同伴,一起將我抬起,快步走向了遠離路邊的小樹林。

我突然感覺眼前一暗,一根又粗又長大肉棒挺立在我的眼前,我一抬頭,看到阿光正騎坐在我的面前,然后抓住我的頭發,就將他的陰莖往我臉上戳,碩大的龜頭一會戳到我的鼻子,一會戳到我臉蛋,龜頭馬眼分泌的粘液弄了我一臉

疲憊的我如何掙扎都沒有多大作用,我哭喊著,求救著,但空曠的野外聽不到任何汽車和人聲,只有我無助的求救和哭喊,我看著月亮在樹梢匆匆掠過,他們三人將我抬了很遠,直到我都看不到路邊的街燈,才氣喘吁吁的將我放下。

「媽的,美女也這么沉啊」領頭的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叫嚷著。

我被重重的仍在了地上,感覺身體的五臟都震得發疼,我翻身看著周圍黑漆漆的樹林,知道自己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大哥,那里有個長椅!!」跟班的男孩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椅。

「來,搭把手,把這女的弄那上面去。」

三個人又將我抬到了長椅上,借著月光,他們圍著我仔細端詳著,臉上露出的驚喜。

「我操,老大,這女的真......真漂亮!」一個跟班的男孩激動的有些結巴。

「我也是頭一次遇上這么美的貨色」另一個猛咽了一口唾沫,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

「怎么樣,今天大哥,就帶你開開葷,給我扒光了!」領頭的男孩一聲令下,兩個跟班的男孩上手就開始脫我的衣服,因為我原本也沒穿很多,所以瞬間就被剝了個精光。

我白皙的胴體在月光下更為撩人,婀娜的曲線根本不是他們這些男孩子能想象的,兩腿間的陰毛仍然濕濕的沾在一起。

「我操!」一個跟班的忍不住誘惑,上來就要撲向我的身體,結果被領頭的男孩一腳踹走。

「操你媽的,我還沒動呢,你是不是想死啊?」領頭的男孩一下急了,破口大罵起來。

「老大,老大,我錯了,我錯了......」被踹到的男孩立刻起身,連連鞠躬道歉。

「姐姐?弟弟這輩子第一次遇上你這樣的美女,哈哈哈,讓弟弟好好爽爽?」領頭的男孩說著,搓著手,來到自己身前,伸手握住自己豐滿的乳房,開始撫摸著。

「哎呀,住手,你這是在犯罪,如果被發現了會被重判的,趁現在住手,我不會報警的,我就當沒發生過」面對不經事孩子,我希望自己的話他們可以深重考慮下。

「我說姐姐,就當了這份兒了,你還報警不報警的,干什么啊?我不妨告訴你,我也不是第一次打野炮了,我們每次完事都會給女的拍裸照,她們就不會報警。我想你也不會報警吧」男孩的眼里絲毫看不出畏懼,只有收獲獵物的喜悅和興奮。

「我......」我沒能說服男孩,反被男孩的話嚇到了,腦海里想如果真的被拍裸照,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氣去報警呢?

「好了,姐姐,弟弟要開始嘍」不是何時領頭的男孩已經脫光的下身,一根長長的陰莖挺立在胯下,雖然不是很粗,但是那個長度也不是他這個年齡該擁有的。

我被男孩掰開了雙腿,我看著他握住陰莖,對準了我的穴口,一挺身,我就感覺到了男孩的陰莖,滋的一下插入了我的陰道。

「哦!」我控制不住叫出了聲。

「我操,姐,你這屄是不是剛被操過啊,好滑啊......」男孩舒爽的閉上了眼睛,睜開眼睛又戲謔的看著我。

男孩將我的雙腿扛在肩上,下身拼命的抽插著我的陰道,我看著自己的雙乳劇烈的搖晃著,我將頭扭向一側,躲開男孩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像是孩子得逞后,家長又不能奈何他們一樣。

我側頭卻看到了剩下的兩個男孩也脫掉了褲子,一根根挺立的肉棒像是在等待檢閱的士兵,翹首以待。一個男孩的陰莖要細小一些,但也突兀的挺立著。另一個男孩無論長度或是粗度都比身上的領頭男孩要夸張。

身上的男孩沒插十幾下,我就感到他的陰莖在我身體里跳動了起來。噴薄而出的精液比車上的中年男人更為有力。

「額!」男孩一聲低沈的呻吟完成了在我身體里的射精。

「我操,干起來果然比看著更爽,阿成,到你了......」男孩抽出他的陰莖,用手指捏著,甩了甩沾在龜頭上的精液。

「來了,來了......」那個陰莖細小的男孩屁顛屁顛的跑到我身下,看著我的穴口微微張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緩緩流出,下體的陰莖又脹大了一些。

我沒有收攏自己的的雙腿,依然保持著張開,我知道他們三人不逐個操干過自己,是不會完事的。

「姐姐,你真的好美,我們操過小女生,但還是頭一次遇上你這么成熟性感的,讓我干一下吧」這個被叫做阿成的男孩立刻將自己細小的陰莖塞入了我的陰道。

我只感覺到男孩溫熱的腹部貼緊了我的私處,陰道里卻似有似無的感覺到一條小肉蟲在鉆來鉆去。沒有了惱人的鉆頂,我的身體得到了暫時休息,但男孩卻趴在我的身上,張口含住我的乳房,超強的吸允讓我的乳頭這陣作痛,難道這個被叫做阿成的男孩還沒忌奶嗎?為何他像要非吸出我的奶水不可的樣子。

遠離了長長陰莖的鉆頂,本想偷得休息,但沒想自己的乳頭卻遭了秧,強力的吸允讓我感覺乳頭陣陣跳痛,仿佛都要被吸得與乳房分離一般。

「阿成,你是操逼呢?還是吃奶呢?」一邊領頭的男孩抽著煙,向身邊啐了一口唾沫,向我這邊嚷嚷著。

「你管我?」男孩終于放開了我的乳頭,回頭沒好氣的回應著。

我看向自己的乳房,被吸允的一側乳頭明顯比另一側要大了一圈,紅潤的像是一顆櫻桃,極度的充血讓乳肉鮮紅無比,而且乳房被唾液弄的水亮異常。

『阿成』說完,又低頭含住了自己的另一只乳房,又是拼命的吸吮和啃咬,我天哪,現在的孩子都是怎么成長起來的啊......

「姐,來親一個」阿成把我的雙乳都弄的通紅水潤后,便低頭開始尋找我的朱唇,我自然避無可避,直接被男孩吻了個結實。

男孩的吻技雖然生疏一些,但青春悸動的舌頭,一樣劇烈而貪婪。性愛是人類生存的本能,男孩沒吻多久,就似乎掌握了技巧,在我的舌頭和口腔中攪拌糾纏著。

我感覺到自己陰道里一股股的熱流注入,但卻發現身上的男孩沒有停止時有時無的抽插,雖然我沒感覺到他陰莖的跳動,但我知道他已經將精液射入我的陰道。至于為何依然假裝抽插著自己,可能是不想離開自己豐滿窈窕的身體吧。

我并沒有拒絕或拆穿他,而是繼續張開雙腿,迎合著他假意的抽插,身體的每一處肌膚都被他撫摸著,親吻,越來越熟練的親吻,好像是自己在引導這個未成熟的男孩。

「阿成,你快點啊,我都等不及了。」旁邊那個又粗又長的男孩焦急的看著我們親吻操干。

「你急什么,我還沒射呢」阿成忙里偷閑甩出一句給阿光。

但眼尖的領頭男孩看到了阿成和我的私處間有些異常,終于在一次阿成抽離自己陰莖幅度過大時,被他們的老大發現了委縮的陰莖。

「操,阿成,趕緊滾下來,你那雞巴都軟了還賴著不走......」他們老大將煙頭一甩,要上腳踹阿成下來。

阿成看著老大上來要用腳踹自己,一個翻身,骨碌一下就滾下了我的身體,跪在地上嘻嘻笑著。

「你個賤阿成,自己雞巴都變成蔫茄子了,還不讓我來。」最后一個是阿光,我看著他又粗又長的陰莖,吸了一口涼氣。

「姐,我比大哥的要大......」男孩貼在我的耳邊小聲說著,就是他急著要上自己,被大哥一腳踹了下去,現在終于正式輪到自己,得意之情盡顯在臉上。

不用他說,我也一樣發現了。看來他也怕那個領頭的男孩找他晦氣,就小聲和自己炫耀了一下。他爬上我的身體,一手握住那令我有些畏懼的陰莖,對準我的穴口,挺腰插入。

「啊!」我預料到這個男孩的插入,會比剛才兩個孩子要敏感一些,但實際的擴張和摩擦還是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不爭氣的叫出來聲。

「哦吼吼......姐,你是聲音真好聽......」阿光在感受到陰道緊緊的包裹同時,也意外我的反應如此撩人。

「是啊,是啊」另外兩個男孩好像也受到了什么啟發一樣,感覺剛才似乎并沒有體會到快感,要躍躍欲試的像阿光一樣,讓我痛苦才行。

阿光抱著我的大腿,賣力的抽插起來,粗大的陰莖野蠻的貫入我的陰道,擴張著肉壁,撞擊著宮口,沒一會我就被阿光搞的迷迷糊糊的。

「嗯......嗯......啊......啊......啊......啊......」喉嚨里的呻吟聲也漸漸變大了。

「還是阿光你行啊,竟然把姐操出感覺了......」領頭的男孩一手擼著自己的陰莖,一邊興奮的看著我被操的嬌喘的樣子。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我知道自己這樣的表現會極大的激起男孩的性欲,但自己就是無法抑制喉嚨里發出的聲音。

阿光的陰莖不但粗大,而且持久力也很夸張,操了我接近百下,也不見他有射精的跡象。我漸漸被男孩搞得細汗淋漓,張開的雙腿盤在了他的后腰。

「姐,還是我操你,操的舒服,是吧」阿光得意的在我身上來回撞擊著,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一只乳房,開始揉捏著。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感覺一根火辣的肉棍在我陰道里來回摩擦著,原本靜息的陰道又變得敏感起來。

「阿光,怎么樣?」阿成看著我被操的嬌喘連連,耐不住性子想從阿光那里得到些經驗和指導。

「太爽了,姐這肉屄可會夾人了,爽死我了......哦......」阿光還夸張的呻吟起來。

「你凈瞎編,我又不是沒操過,沒你說的那么夸張......」阿成不甘心阿光有這樣爽的體會。

「就你那雞巴,跟手指似得,就算姐想夾你,你感覺的到嗎?」阿光邊說著話,邊用他引以為傲的大雞巴戳著我的陰道。

「嗯......阿光......嗯......嗯......你輕點......嗯......嗯......」我實在無法忍受如種馬般阿光的抽插,陰莖的硬度簡直如木似鐵,戳到陰道深處隱隱作痛。

「叫你姐,就給你臉啦?阿光也是你叫的?叫阿光!......操死你這騷貨......」阿光一下反被我激怒了,下身的抽插更加的疼痛起來。

「阿光輕點......嗯嗯嗯......阿光輕點......啊啊啊啊......疼。啊......疼啊......」我顧不上羞恥,大聲求饒。

「哈哈,這騷貨真是極品,你阿光我不狠狠操你,怎么能讓你記住誰是真男人呢」阿光分明就是要玩弄我,我毫無羞恥的叫了阿光,但仍然逃脫不了,被狠狠的操干。

「啊啊啊啊啊......疼......真的疼......啊啊啊......別再插了......啊啊啊啊」我感覺自己的下身要被沖中間劈成了兩半,那根粗壯的陰莖正一點點將我的身體,從陰道處破開。

「騷姐,我射了,你堅持一下」阿光的聲音有些艱難,陰莖抽插的速度再次加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哭喊和浪叫已經連成了長音,在寂靜的野外聽著及詭異又淫蕩。

「我操!額......」阿光終于一聲低吼,停止了他猛烈的抽插,粗硬的陰莖在我的陰道里狂抖不止,一股股燙精盡數注入了我的子宮。

「阿光,你爽完了快走,我再來一發」領頭的男孩推搡著阿光,阿光依依不舍的將陰莖從我的陰道里抽出,滿臉不樂意的站在一邊。

「姐姐,咱們換個姿勢」男孩老大,拉著我的腳踝就向下用力,我下半身就被拉到長椅下,然后他將我轉過身,讓我上身趴在長椅上,膝蓋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

「阿成,把你的高端貨給我拿一個」男孩老大向阿成揮了揮手,像是在等待他遞過來什么東西。

「老大,給你這個,保證你操的騷姐嗷嗷叫,哈哈哈」阿成伸手遞給男孩老大一個小包裝。

我看到似乎是一個避孕套,我很疑惑,剛剛他們第一次都內射了自己,這會怎么又開始用套子了?當我疑惑的時候,我看到男孩老大,撕開了包裝,熟練的將套子套在了自己長長的陰莖上,我此時才發現那不是普通的避孕套,套子的外周布滿了尖刺,最為夸張的是末端還特意制作了多個尖銳的刺。

「別,別這樣對我,不要帶那個,我求你了......嗚嗚......老大......大哥......不要啊......」我驚恐的看著她布滿尖刺的陰莖一點點逼近我的臀后,搖頭求饒,已是滿臉淚水。

「我的好姐姐,你讓阿光爽了,怎么就不讓我爽啊,我也會讓你叫的,你的聲音真是太好聽了」男孩老大一手按住我的臀部,一手扶著陰莖對準我的穴口,用力挺腰。

「啊!」我撕心裂肺的喊出了一聲,我清晰的感覺到那不是男人的陰莖,更像是一根長滿了刺的黃瓜,干澀尖銳的膠刺扎著我陰道的內壁,陣陣劇痛讓我身體不停抽搐。

「唔,阿光,你把騷姐操的好熱啊,我要是不帶套子,恐怕會燙壞我雞巴呢,哈哈哈哈哈......」男孩與同伴打趣說笑著。

我卻疼痛的大汗淋漓,雙臀間正插著一根布滿膠刺的肉棒,陰莖的推入變得更加清晰真切,第一排刺,第二排,第三排......直到我的宮口被一群細小的斷刺扎著,頂著,我才意識到男孩插入了他全部的長度。

「騷姐,怎么樣,這次比剛才刺激了吧」男孩老大貼在我的耳邊輕輕的吹著風。

「嗚嗚嗚......」我只有哭聲,我知道怎么樣的哀求都不會得到應允,他們才不會理會我的死活。

「騷姐,那我開動嘍」男孩的聲音是那么的恐怖,像是敲響了末日的喪鐘。

「求你了,別太......啊......啊......啊......啊......啊......」我剛要求他別太用力,就感覺到了臀后大力的抽插,層層的膠刺強烈的刺激著我的內肉,如果不是有剛剛阿光射出的精液,作為潤滑,我想我會像處女一樣流血不止。

「再叫的大聲些!」男孩較快了抽插,惡狠狠的將布滿尖刺的陰莖送入我的陰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叫的更大聲了,因為疼痛遠比我的意志強大。

男孩老大趴在我的后背上,蠕動著身體,抽插著我的陰道,因為有了套子的隔絕,他龜頭在陰道里獲得快感就更晚了一些,這讓他的抽插變得更持久,我也就會承受更多的痛苦。

我正趴在長椅上,臀后被男孩老大操干著,我突然感覺眼前一暗,一根又粗又長大肉棒挺立在我的眼前,我一抬頭,看到阿光正騎坐在我的面前,然后抓住我的頭發,就將他的陰莖往我臉上戳,碩大的龜頭一會戳到我的鼻子,一會戳到我臉蛋,龜頭馬眼分泌的粘液弄了我一臉。

「騷姐,來,張嘴,給你阿光吃一口。」阿光兩只夾著陰莖,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一扭頭,不肯配合。但阿光卻似乎信心滿滿,知道我一定會就范。

「騷姐,你要是不肯,我一會也帶著老大的套子干你,你怕不怕?」阿光忍著笑,低頭向我說著。

「不要!」我一下就被嚇到了,心想,那樣粗大的陰莖已經讓自己很難承受了,如果再加上層層膠刺,自己的陰道真的要被搞壞了。

「我知道騷姐對我好,來吧,張嘴,讓我嘗下新鮮的。」阿光在我眼前擺弄著大肉棒。

我只好抬起頭,艱難的張開自己的小口。準備迎接阿光的碩大的龜頭進入口腔。還沒等我把嘴長大,阿光的龜頭就頂住了我的牙齒,一股猛勁便蠻橫的插入了我的口腔

「唔......」我的嘴立刻被粗大的陰莖堵住了,連臀后的猛烈抽插也不能讓我再次浪叫起來。

阿光的龜頭重重的插入我的喉嚨,擠壓到舌根,讓我不斷干嘔,口腔和鼻息中都帶著一股濃重的尿騷味。

「唔,真......爽......老大,一會你也試試這個,太過癮了......唔......哦......」阿光舒爽的哼哼唧唧的。

「好,等我干完這發,咱們兩個換換......」男孩老大摟著我的細腰,下腹不停的撞擊著我的雙臀,啪啪的聲音在樹林里回蕩。

難道自己要為這三個男孩依次口交嗎?天哪,什么時候能結束,快點結束吧,我受不了了。

「操,你是死人嗎?舌頭不會動動啊」阿光揪住我的頭發用力拉扯。

「唔......唔......」我感到了頭皮撕裂般的疼痛,可嘴里卻無法表達,只能唔唔做聲,我完全成為了他們的奴隸,絲毫不敢反抗,我努力活動著舌頭,劃著圈舔著口中碩大的龜頭。

「哦!對!騷姐真是聰明......哦......對......就是這樣......哦......」阿光滿意的松開了我的頭發,專心感受著我的服務。

男孩老大和阿光一前一后夾著我,兩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臀后的抽插加快了速度,口中的陰莖也開始快速的移動著,沒一會,兩人幾乎同時一聲低吼。

我感覺到陰道里和口腔里的陰莖跳動起來,這兩處同時被男孩們射入了精液。陰道有著套子的隔絕,熱量的體驗沒有剛剛那么強烈,但口腔中的射精是我人生第一次體驗。

口腔中射出的股股精液,濃稠的像酸奶,味道像是苦杏仁露,這就是男人精液的味道嗎?不知道自己男友的精液是否也是這樣?

在阿光抽出陰莖,我劇烈的咳嗽干嘔著,口中大量的精液胡亂的被噴出。弄得我的嘴邊和胸口都是精液。

之后他們三個為了誰操我的陰道,誰操我的嘴而爭吵,在我暈暈沉沉的狀態下,他們又干了我多少次,我都記不清了......


【完】